您的位置: 公主岭信息网 > 育儿

陕西城固法制培训班关押上访者致一人饿死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5:43

陕西城固“法制培训班”关押上访者致一人饿死

陕西省城固县 法制培训班 诞生于2008年5月左右,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介绍,这是全封闭关押上访人员的场所,培训班的6位工作人员是从公安局、政法委、信访局、法院抽来的。据说设立 法制培训班 是一种 保护 措施,可以阻止有人上访

胥氏全家,78岁母亲王定兰和她的四个儿子,四子只能定格在相片里。

陕西省城固县 法制培训班 诞生于2008年5月左右,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介绍,这是全封闭关押上访人员的场所,培训班的6位工作人员是从公安局、政法委、信访局、法院抽调来的。据说设立 法制培训班 是一种 保护 措施,可以阻止有人上访。

从县里的 法制培训中心 出来已近3个月,47岁的胥灵永仍没有回家,在哥哥破旧的家里,胥灵永说他感觉自己像一只惶恐不安的老鼠。除了肉体折磨留下的病症,在驱之不散的噩梦中,他每次都会看到那个冷酷的空间。

在第二次下岗后的第六个年头,残疾军人胥灵永于2009年6月21日再次被押送至陕西省城固县的 法制培训中心 。在这个改建了新址,时钟和日历触及不到的地方,胥灵永和包括他胞弟胥灵军在内的其他上访人员,完全被限制了人身自由。

9个多月后,胥灵军猝死于 法制培训中心 ,胥灵永等多位参加 全封闭生活 的人成了皮包骨,有生命之虞,被送往医院抢救治疗,引起家属和多位受害人控诉。至此外界才发现, 法制培训中心 用饥饿等最方便、不受制约的残酷手段折磨上访者,让其遭受巨大的苦难,最终 息诉罢访 。

2010年12月13日,胥灵永因弟弟之死四处寻求法律援助,被再度关进 法制培训中心 ,折磨重现。 漫长的饥饿,让我今生永远不会忘掉。 这个伴有脑梗后遗症的中年人喃喃自语道。

2011年4月14日,胥灵永因为病症被从四道铁门把守的 法制培训中心 送往医院检查治疗,逃出厄运。自2009年6月以来,胥灵永等上访者目睹了至少20多人曾经历的时段不等、彼此一样而常人难以想象的黑色岁月。 法制培训中心 仍在运行。

胥灵永现在一心想做的,就是将 法制培训中心 骇人听闻的事实真相,把这种跟社会不相容的毁坏生命的行为公之于众,他在等待上级的调查取证,也是在等待自己命运的转弯。

法制培训班 令人齿寒

佝偻着背,走路踉跄着,7月13日,胥灵永被大嫂叫到饭桌前吃饭,身材不高的他没有话语,平时,感觉吃的饭好像总卡在喉部,有时喝水也会卡住。于是他给米饭里倒入开水,然后开始慢慢下咽。

胥灵永正为多种痼疾所苦。三年前,突患脑梗死,之后,冠心病、反流性食管炎也开始损坏他的身心。

虽然现在又穷又有残疾,他当年也曾有过一段引以自豪的时光。胥灵永生于1964年,中学毕业后参军。1984年参加了收复老山的战斗,荣立三次营嘉奖。其间,在一次执行任务中,脚底部负伤,系三等乙级伤残。

1988年胥灵永退伍后,被安排到城固酒厂工作,2002年,因酒厂改制,他第一次下了岗。

如果失去了工作,无职业的妻子,13岁女儿和他就没有了经济来源, 一家三口会饿肚子 。胥灵永托人找关系,又回到厂上班,但8个月后,他第二次下岗。按照国家有关优抚优待条例,残疾军人不允许下岗。但是县里的领导说,酒厂成了私人企业,也拿它没有办法。等待胥灵永的依然是下岗。

胥灵永第一次上访的时间是在2005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在某些人眼里,他上访时间最长,进京次数最多,是县里一号 缠访者 。

而紧随其后,他的四弟胥灵军落下 缠访 的坏名声,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胥灵军小胥灵永6岁,1990年入伍,曾荣立三等功一次,在某次训练中负伤,致左腿粉碎性骨折,系三等甲级残疾退伍军人。1998年,胥灵军从城固县84号厂下岗。妻子患有癫痫病无法劳动,还有两个女儿初长成,家有负债的胥灵军去了广州打工,7年后,因为伤残部位伤痛复发,被辞退,闲赋家中。

兄弟俩的人生境遇惊人地重合,有些宿命,还在按一种惯性继续着。这一细节并没有引起其他人足够的注意。

小孩眼屎多
小孩脸色发黄如何调理
小孩不消化发热怎么办
芪斛楂颗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