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公主岭信息网 > 美食

【江南连载】玄幻花季流年、第三十三章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8:24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翠清县城在繁华的灯光流水上显得纷外迷人,而城东城河外边,山坡上的这片“老区”, 显得相对平静,三三两两稀疏的灯光,从树影间闪烁透出,似乎没有城中透射出的那分浮华,相比显得宁人稳重。湘明早已吃过晚饭。借着夜幕,从工地宿舍的房间里,宁神静气,一个健步,穿越到了上官文清的房屋前。他这时穿越到此来是有原因的,傍晚太阳下山时,他收到了上官文清用意念发给他的一个信息,让他饭后来找自己,自己在家里等着湘明。湘明明白,上官文清这时候招他过来肯定与“打斗” 的事有关,于是也未加探测,就直接过来了。到了房前,没有灯光,上官文清也没有在门前等候他,但他明显感觉到上官老先生就在一楼大厅里坐着,于是招呼道:“上官先生,我来了。”这时上官先生在屋里答到:“来了,就进来吧。”但,并未来开门。湘明明白,这是在考验自己呢!心想:既然成为好朋友了,又是同道的长辈,就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于是一侧身,便坦然大方地从门缝里跨进院子。腿脚刚一着地,上官文清便从大厅里立起身来,笑笑鼓掌说道:“我早就看出你功夫非同一般,果然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可喜可贺,后生可畏啊!愿意在我面前展示,那我们今后就是自己人了,不用见外。”于是请湘明入厅,湘明跃过水池坐定,问:“今天请我来有事吗?”上官先生说:“不急,不急,先喝囗茶再说。”
两杯清茶下口,上官老先生说:“今天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情。”湘明兴致勃勃地问:“什么事情?”“今天洪善坤带着徒弟来拜访我了。”上官老先生边说边斟茶。湘明有些意外地问:“是吗?”上官老先生说:“是的,但是我没让他们找到我家。”湘明更加饶有兴趣地笑着问:“是吗?那您让他们到哪里去了。”上官老先生回答说:“本想打发他们到‘红莲寺’去开示一下,让他们开开窍,长些悟性。谁知道他们贼性不改,一意孤行,在‘红莲寺’ 走了一圈就回来了。而且还对红莲尊神极不尊重,过殿堂甩手就走,起码的礼遇都不懂,红莲尊神一定不悦了。”湘明“噢” 了一声,问:“还有这样的事?”上官老先生说:“是的。他们这邦人本来就是这么顽固不化的,没办法,是我高看他们了。”
上官老先生顺手端起茶杯萌上一囗,立起身来说:“先不说这件事了,晚上,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玩,很好玩的,去吗?”湘明也不问去什么地方,便高兴地答道:“当然去啰。”上官老先生说:“那好,我们准备一下。”然后放下茶杯走上楼去,一会儿功夫下得楼来,手里提着两捆棉衣棉裤,湘明见了,有些犯迷糊,问:“要这些棉衣棉裤干什么?现在是夏天嘢。”上官老先生笑笑地答道:“今天是想带你去闽地最高的山峰,‘大丰山’主峰区玩耍,距此有近二百多里山路哩,而且夏日的夜晚仍然很冷,你能行路吗?还愿意去吗?”湘明笑笑地答道:“没问题。愿意去。正想了解闽地的风土人情呢!”上官老先生说:“那很好。”于是将一捆棉衣裤塞到湘明的手里,接着说:“那我们今天早点出发,从后山绕行,可避人耳目的。”
上官老先生也不去开门,从东面院墙穿墙而出,湘明紧随在他身后幻影而出,上官老先生回头见了,两人相视一笑。到了大松树下,上官老先生问:“你准备用什么方法与我随行?”湘明没有直接回答,嘴里说道:“我紧跟着您就是。”上官老先生说:“算了,不用了,我这里有一件宝贝,它能带我们飞行。”湘明多少有些意外,惊奇地问:“什么宝贝?”上官老先生从腋下取出一块毛毯,笑笑地说:“就这宝贝。它随我练功几十年了,如今功力很强盛的,载着咱俩飞越二百多里山岭不成问题的。”湘明说:“明白了,您老先生好功力,连身边的物什都被您带出如此强盛的功力,佩服,佩服!”上官老先生问:“难道你没有吗?”湘明答:“一些小物件是有的,如钢笔等,但,父母流动工作,没有固定的练功场所和物件,所以象您这样的宝贝我还没有。”上官老先生鼓励说:“会有的。”湘明点点头。
上官老先生在平坦的石块上将毛毯铺开。一边铺一边对湘明说:“这是一块天然的老岩石,我每天早晚在此坐静功。”湘明笑说:“它哪一天也会因您而修练成精的。”上官老先生顺囗回答:“但愿如此吧。其实,它也在为我带功,它的年龄可是比我长的许多许多,它有许多阅历。只是,我的功力还没有达到很强的地步,今天飞行我也还是要助功的,我不是神仙,也不是菩萨,今后修行的路还很长很长呢。”说着话毛毯已铺好。湘明点点头。上官老先生自己走到毛毯的右边,盘腿坐定。湘明也自觉地走到毛毯的左边,盘腿坐定。上官老先生微闭着眼说:“湘明老弟,待会你也出点功吧,共同出力,会飞的更快、更轻松些。”湘明答:“会的,我懂的。”
几分钟的入静之后,只听得上官老先生轻喝一声“走!”,毛毯便缓缓平坦地飘浮起来,并似乎清醒的,有意思地向空旷的东面山谷上空飘去,耳边的风“呼呼” 响起,凉爽的风吹在脸上、身上,仿若沐浴一般,洗尽夏日多余的烦闷。湘明脸上露出孩童般纯真的笑靥。他曾经坐过飞碟,可从来没有坐在空中,这么自由惬意地接触流动的空气,这种感觉要比坐在飞碟中还要来得明净舒爽,也更现实一些,还有一种童话的感觉,真是太美了!唯一需要的,只是在飘飞的毛毯上稍加一些“飞行” 的“意念” 而已。两眼微闭着盘腿而坐,让他想起了古时的一句诗句:清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
“飞毯” 在东面山坳间拐了个大弯,然后顺着翠江河道向下游飘去,出了城区,绕着环城山脉越江转了半圈,便到了城的西面,这时,“飞毯”似冲天的凤凰翘头摆尾,顺着山梁爬高到山脉的顶端,径直向西方飞去。
一路上让湘明感受到了“闽地的风情”。 虽然是黑夜,但,他也能明显感觉到闽地山型山势的变化和民居特性:整个山势东低西高,呈波浪抬高之势,山环着山,水绕山行,几乎每一个山坳或地势低平处都有城市、山村、或散居的山民。更有意思的是,常常是在一道百里左右环围的山梁四周,分居着山村、集镇或村民,而他们的越山直线距离,也许只有几里地或十几、二十几里地的距离,真可谓是鸡犬之声或许都可以相闻。湘明不禁对上官老先生感叹:“真是丘陵美地,独具特色啊。”上官先生答道:“确实是一个很有特色的省份。且富饶前卫。”
今天是农历十六,常言道: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又是夏夜,所以今晚的月色特别皎洁,照得山河一派银白。他们也不敢太靠近居民点飞行,免得引起惊异。这时,随着飞行海拔的抬高,上官老先生已略感受到一些寒意,于是提醒湘明:“将棉衣披上吧。”湘明听话地照做,顺口问道:“快到了吗?”上官老先生说:“快到了。”
也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飞毯” 在一座群山之巅降落。湘明随上官老先生走下毯来,只见这里的几个山头都要比周围的所有山脉高出一个层次,真正让人体会到了:‘人到极顶吾为峰’的畅快,人接云天,一揽众山小,四周空旷延绵,云山起伏,但都在脚下,湘明想起李白的诗句: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于是,笑问上官老先生:“该不会,这里有神仙吧?”上官老先生也笑笑的回答:“也许吧,就看我们的仙缘了。”湘明似乎从话里听出了什么,惊异地问:“您真的是带我来会神仙的吗?”上官老先生说:“等等看吧。”笑。湘明似乎看透了上官老先生的心思,心里别说有多高兴!
上官老先生很随意地说:“我先带你参观一下周围的环境。”说着,他手指着脚下的这个山峰对湘明说:“这是真正的闽‘大丰山’ 主峰区。从这里往内地西望是江西省的地界,那里要平坦得许多,再往西就是你湖南了。而从这里往东望,群山延绵,植被丰润,受海风影响,气候温暖湿润,物产丰富,是块‘有福之地’ 啊!再往东就是台湾海峡和台湾了。”湘明顺着上官老先生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在银辉色的月光下,远远的云蒸霞蔚,湘明也不知道那到底是大海还是云天,他很好地发挥了一回想象,傻傻地呆望着。上官老先生见了笑笑说:“别看了,晚上看不清楚的,有机会到厦门、福州沿海去走一回,玩一下就是。我再带你参观别的山峰。”湘明收回神来,顺着上官老先生的手指向左面的一个山峰望去,上官老先生说道:“这是‘象棋峰’。” 只见相距五十米左右的一个山峰,上官老先生一个健步跨过去,湘明念念咒语也飘然跟了过去。上官老先生转过脸来,露出了满意的笑脸:“真是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功法,各自的法门不一样,但达到的目地都是一样啊。”湘明答道:“本来就是如此吗,道家不是也有上千种法门,但追求的目标都是一样的。毛主席也说过‘坐地日行八百里’, 同理。”上官老先生感叹:“好境界!”
到了“象棋峰” 上,湘明只见峰顶是平坦的,不知是天然的还是人为的,在峰顶岩石上有一个蓝球场般大小的象棋盘。棋盘两边的左侧,各自整齐地堆放着两排红、蓝棋子。上官老先生问道:“老弟会下棋吗?”湘明随意答到:“说不上会,玩一下可能还可以吧。”上官老先生也没经得湘明同意,左手一扫,红方的棋子已整齐地排位在棋盘上了,嘴里说道:“排棋,玩一盘,时间还早。”湘明只得在蓝方站定,也未见他动手,硕大的棋子,便听话地依序落定到自己的位子上,象一个个听命的士兵,落地还毫无声响,漂然若叶。上官老先生又投来赞许的目光。上官老先生也不再说话,“剑指” 一指:“挂中炮。”右边炮便听话地“挂” 到了中间;湘明回应:“上马。”也未见他动手,左边的马己“跃日”上前,护住了中兵……上官老先生边走棋,边赞赏地说:“小老弟好功力啊,比我强。”湘明谦虚地说:“没有,闹着玩的啦。”上官老先生说:“确实比我强,你想想你才几岁?”湘明不好意思的笑起来。上官老先生也笑笑的,似乎自言自语地说到:“我总算找到了一个好玩伴,今后不会寂寞了。”象个小顽童。
棋艺,湘明自然比上官老先生相去甚远,不一会儿便败下阵来,他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走了,不走了,我比你差劲太远了。”上官老先生笑笑地说:“没关系的,今后我指点你就是。”湘明并不失意,快乐地点点头。上官老先生又说:“我再带你参观一下前面的‘围棋峰’。” 湘明饶有兴趣地问道:“有‘象棋峰’,还有‘围棋峰’?” 上官老先生点点头,一个健步跨上了“围棋峰”, 湘明也飘然地跟了过去。只见平整的峰顶上,同样一块“围棋盘”平坦清晰,旁边两个硕大的石质圆“棋盒”, 足有五六米高,湘明“飞” 身到两个“棋盒” 上一望,只见各自的棋子“黑”“白” 分明,且看得出石质也是相当好的,打磨光滑,都是与棋盘配套的,相当大气又雅致。上官老先生问:“你会走围棋吗?”湘明摇摇头,他若有所思地问:“既然有‘象棋峰’, 又有‘围棋峰’, 平时来此的决不此你一个人,难道真的有神仙到此?”上官老先生说:“我今天就是带你来见一位神仙。”湘明问:“谁?哪位神仙?”上官先生答:“就是在出门前,我在家里提到的‘红莲尊神’。” 湘明惊异的问:“就是‘红莲寺’ 的‘红莲仙姑’?” 并且提高了语调,有点不相信地问。上官老先生回答:“是的。”湘明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还以为只是个传说呢。”上官老先生随口问道:“你去过红莲寺了吗?”“来翠清时间太短,我还没有来得极去。”,湘明答道。上官老先生说:“她可知道你,我向她介绍了你,她愿意见你一面。或许能向你传授一些机宜。”湘明听了分外兴奋,不知道说什么好,便迫切地问:“她什么时候到?”上官老先生答:“过了子时,十六号准到。”

共 446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一小章作者起笔虽小,但落笔却是极大的。在不知不觉中又将读者带入‘修功’的另一个绝妙境地。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神明便是祥瑞,人人都希望得到祥瑞的赐福,却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机缘。本章可以说是从‘神明’的一个层面到另一个层面。起笔是接上章所述,洪善坤带着两个徒弟本想去拜会上官老先生,却被上官老先生打发去了与之相隔甚远的红莲寺。在红莲寺里,洪善坤等人的所做所为,明显是闭目塞般地对神明不敬。小编猜测,此事定当成了作者另一个伏笔。此为起笔的层面。而落笔的层面,便是上官老先生将湘明带至闽地的‘象棋峰’与‘围棋峰’,在这里,湘明得到一个难得的契机,有一个与‘神明’见面的机会。至于结果如何,红莲仙姑会给予湘明怎样的机宜,都是后话了。作者将这个层面至层面的过渡生动地描摹了下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再一次鲜明了对上官老先生的印象,其人物、其人品、其德行,都是湘明尊敬的对象。并且从上官老先生不止一次对湘明的赞许中可以看出,湘明的优秀,以及老先生对这优秀的赞扬和欣赏。正所谓术业有专攻,道法宏大,却并不止于一家,对上官老先生来说,说是惜才,却未必不是自身于道法上更上层楼的契机。这章作者发费更多的笔墨描写了上官老先生带湘明去闽地圣峰一路的互动。不管是会飞的毯子,还是峰顶的对弈,甚者即使现身的红莲仙姑,给我们的都是全新的体验。浅见,感谢作者的支持,期待后续精彩!《编辑:消失若默》
2 楼 文友: 2012-12-19 18:27:45 上官老先生在这章的形象更加生动了。一些细微的动作,不觉让人赏心悦目。
 楼 文友: 2012-12-19 18:28: 红莲仙姑的出现,我是相当期待的。举头三尺有神明,湘明有此机缘,实在是难得。
4 楼 文友: 2012-12-19 18:29:25 至于洪善坤等人的作为,仙姑会不会给予警示,我暗暗猜测
5 楼 文友: 2012-12-19 18: 0: 5 最后一点就是大哥辛苦,下一章快快续上,当然更文的同时,也要注意休息。
问好大哥,我闪人,哈哈
6 楼 文友: 2012-12-19 19:21:04 笑。佛说:众生皆有佛性。又道是:神仙也是人来做。
感谢社长、末妹的热情和真诚鼓励,
我将倾其所力续好后续章节。
7 楼 文友: 2012-12-20 01:14:09 光是这一章,笔力就不弱啊,,,有时间,我该看看前面的章节了。。欣赏。问好。
8 楼 文友: 2012-12-20 11:42:24 开篇的章节,由于初次使用电脑写作,不老练,多有错误处,还有错别字呢。笑!宝宝中暑症状
孩子眼屎多
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成人纸尿裤有大小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