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公主岭信息网 > 娱乐

阴阳天师 第104章 终归

发布时间:2019-09-26 03:52:49

阴阳天师 第104章 终归

回来了。复制址访问///

终于回来了。

三人随着火车陆陆续续下车的乘客下了车,离开了车站。

令狐星看着高楼大厦,双眼放光“哇,这是大城市啊,果然不一样。”

“且,土包子。”我撇撇嘴。

“你说什么?”令狐星握紧了拳头。

“啊,美女你好。”我侧头看到了吕梦,她也下车了,连忙前问好,借机躲开令狐星。

吕梦淡淡扫了我一眼,伸手拦了一辆车,扬长而去。

我呆若木鸡,你大爷,真不给面子。

令狐星哈哈大笑。

笑你妹啊。

我瞪了他一眼,却看到远处已经在等候的齐飞,此刻齐飞笑哈哈正与一位美女搭讪,聊着什么,我摇头一叹,这家伙真是没记性,屡教不改啊,我掏出,拨通了他,告诉他看前面。

齐飞这才发现我们,与美女道别,开车停在我们眼前,齐飞下车,走了过来,狠狠锤了我一拳,笑骂“靠!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

“呜!”我痛的咧了咧嘴,要不要这么热情。

齐飞看着我脸色发青,愣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手,小声说“难道我最近变厉害了?不能啊

阴阳天师  第104章 终归

,我根本没用锻炼啊。”

我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令狐星偷笑起来。

这时,齐飞才注意到令狐星,皱了皱眉,说“你朋友?”

“嗯,介绍一下,齐飞,这位是令狐星,巫天蝶不用说了。”介绍完,我对巫天蝶说“大家都累了,先回去休息吧。”

“好。”

巫天蝶点头。

大家车,先送巫天蝶回去。

车,巫天蝶说“令狐星的证件我会帮他搞定,至于住的地方,拜托你们了。”

齐飞拍着胸口说“小事一桩。”

令狐星摇头“这事不用麻烦各位了,我可以搞定。”

“哎呀呀,不要这么客气,阿晖的朋友,是我齐飞的朋友,有什么难处尽管说。”齐飞说的大气凛然,丝毫不在乎什么麻烦事。

令狐星笑笑没有说什么。

将巫天蝶送回家,令狐星拒绝了齐飞邀请,下车离去。齐飞只好开车,说“你这朋友真怪,是不是太害羞了?刚刚来这个陌生的城市肯定不习惯,正是需要人帮忙的时候,唉,真不知道他怎么想啊。”

“不要管他了。”我闭了双眼假寐。在祠堂令狐星破土而出,穿的是现代的衣物,虽然赶不现在的时代,但想来在近代生活过,而且他一身的本事,不需要担忧。

齐飞从镜子里看我疲惫的神态,不在开口,将我送回家里。

这时,林琼去课了,家里无人。

齐飞坐了一会儿,也离开了。

我泡了袋方便面吃饭,然后洗漱便沉沉睡去。

晚!

我迷迷糊糊听到房间有人走动,被惊醒,睁开了双眼,却是林琼回来了,她搬了个椅子,坐在床边,托着腮,细细打量着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见我睁开眼睛,放下了手,轻轻一笑,说“醒啦。”

“嗯。”我坐起身来,“看你那么出神,在想什么?”

“没有啦。”

“真的?”

林琼不好意思低头说“是看你出去了几天,回来后瘦了,再想你们经历了什么。”

“哦。”我拉长了音,明显不信。我张开了手臂,对她眨了眨眼,林琼脸一红,低着头,躺在床,被我抱着,我在她柔发吸了口气,说“我以为这次会死在外面。”

林琼身躯一颤。

“不过,好在我命大,好好的回来了。”

“可是,我感觉你受到很重的伤。”

“这些都不重要了。”

“那你以后是不是都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林琼问。

我默然。

以后的事谁能说的清楚呢,如以前,七年前我随师父走南闯北,正因为我不想从事灵异之事,不想与鬼打交道,才会独自一个人离开,过了七年普通人的生活。

可是,七年后,绕了一个大圈,又回来了。

而且自从得到天机伞,牵扯到的灵异事件越来越多,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我心里明白,普通人的生活渐渐离我远去,我已经无法第二次逃离。

林琼见我不开口,挣开了我的怀抱,转过身看着我,说“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心苦涩,不愿多解释,露出了一丝微笑,“有吃的吗?我饿了。”

“饭菜已经做好。”林琼笑,“快换衣服。”

“嗯。”

林琼出去准备饭菜。

我换好衣服走了出去。

餐桌,林琼准备好了一切,我洗了个手,坐下来吃饭。

林琼“都是你爱吃的。”

“嗯。”我感觉好幸福,轻轻一笑,“对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了?”

“有趣的事?”林琼想了想,“没什么啊,除了吃饭、课、睡觉,还有考驾照的事,基本没别的了,如果说齐飞的话,那家伙你懂得,还能有什么事。”

“驾照考的怎么样了?”

“才几天,哪有那么快。”

“……”

我们边聊边吃,吃完后,林琼收拾完,开始复习,我无聊的坐在一边看着她发呆。

最后实在没意思,我走进房间,取出了木盒。

这是巫天蝶一族的至宝。

她交给我保管,我应该有义务查看吧。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木盒打开了,只见里面放着三样物品,一张羊皮卷,一个暗红色拳头大小的球体,还有一件衣服,这衣服乃是一轻甲。

“这些是至宝?”我有些怀疑。

我拿起羊皮卷看了看,面密密麻麻写着各种字体,只是这种字体非常古老,我自然看不懂。我再次拿起暗红色球体,这球体暗淡无光,与玻璃球一样,没有丝毫不同,我怪“难道这是巫天蝶说的一滴鲜血?”

至于轻甲我连看都没看。

因为这时,响起,我在床找到,看了一下号码,是李江山前辈打来的,我接说“前辈。”

“你回来了?”

“对。”

“明天我们见个面,老地方。”

“好。”

挂了,收起木盒,招呼林琼床睡觉。

昭通癫痫病
昭通癫痫病医院
昭通癫痫病医院费用
昭通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昭通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